February 28, 2014

令人永遠難忘的柳莊之行

八月三十壹日,我們十五個到距離澠池縣城約三十公裏的柳莊采風。
也許是好事多磨吧,剛剛出發壹會兒我便開始暈車。大家笑我根本不像是在交通局工作近三十年的老同誌,倒像是壹個弱不禁風的小女子。張雲瑋說,未到柳莊妳先醉,實在讓人哭笑不得。
車進入洪陽鎮後,向北經德厚、北溝壹路北上,全是上坡。完全沒有想到,抵達柳莊地界,迎接大家的竟然是滿山果樹。聽村幹部介紹,村裏計劃栽植壹萬顆核桃樹苗。在綠花荒山和治理水土流失的同時,也能增加農民收入svenson史雲遜護髮中心
從山上下來,我們發現路邊有壹個貌似工廠的大院子。果不其然,這本是柳莊村的壹個招商引資項目——峰煜純凈水有限公司。公司的老總是壹個不到三十歲的胖小夥,說話憨厚,待人實誠。該公司的水源是當地山泉,富含多種對人體有益的礦物質,所以銷路很好。公司後院緊靠山崖,泉水經過暗渠流入水塔。既沒有損耗,又沒有汙染,可以說占盡天時地利。在公司的會議室,我們有幸見到柳莊村的壽星嶽東山。老人今年104歲,精神很好,心靈手巧,不但能做不少家務,尤其還會烙饃。最讓人驚奇的是,老人家腦子壹點也不糊塗,順口溜張口就來,因此引起壹片驚呼。眾人競相和他合影,歡聲笑語接連不斷。
朝柳莊村走,沿路的河道布滿各種各樣大小不壹的頑石。河水雖小卻十分清澈,不時見有三三兩兩的洗衣女子在忙碌。走近觀看,竟有壹白發老嫗穿梭其中。問她高壽,八十!看來柳莊的長壽之鄉不但沒有欺名盜世中醫治療腎虧,而且是名至實歸了。
過了河,爬上二百米左右的山路,壹幹人等又來到壹個古老的所在——小龍廟。不過令人遺憾的是廟宇不大,閉戶封門,仿佛斷了香火壹般,看來是好久少人光顧了。不過話說回來,如今文化普及,寺廟門可羅雀也屬意料中事;而作為參觀者,不免要在心裏感嘆壹番。
通往柳莊村的道路非常平整,並且潔凈無塵。村頭有壹棵枝繁葉茂的老槐樹,幾個老者背樹而坐,好像在守護著祖先的庇佑和子孫的福祉。他們熱情回答著來人的詢問,笑意寫在臉上,激動留在手上,充分感受著來自四面八方的關註和快樂。繼續往前走,走進壹家家院子,就如同穿越壹段段滄桑歲月。石頭屋,石頭墻,石頭臺階石頭房,斑駁陸離,令人遐想。同行的幾個穿著時髦的女子,貼墻而立,鮮艷奪目美輪美奐;如同瞬間敲響的晨鐘,喚醒沈睡的高山,帶來希望的曙光。
令人流連的柳莊之行,令人心醉的柳莊之行,令人永遠難忘的柳莊之行鑽石能量水 消委會,令人回味無窮的柳莊之行……
 

Posted by: ucenico at 02:44 AM | No Comments | Add Comment
Post contains 10 words, total size 3 kb.

February 25, 2014

時光裏行走


守著一紙墨香,在雕花的白瓷榻椅上靜享迷離的黃昏,彩霞鋪就的花叢瀉下素雅一地;豔陽過後,鸂鶒依偎岸頭,漣漪水波在撲翅下濺起水花,惹得浣紗少女哀怨靦腆;如此安靜的古城,守著一隅安好,歲月在沙漏的流轉中也略微遲疑了腳步,靜望這一際的花香滿徑NuHart顯赫植髮中心

踩著城角遺留的餘輝,碎步悠悠的漫在落日的街巷,籬疏的背影,剪輯在昏黃的相冊裏;一個人的孤單,一個人的古城,一個人旋起的獨舞,在古色古香的畫冊裏勾勒側影,那抹暗藏下去的笑靨在低首的不經意間微微張揚。

獨自旅行,是曾經的期盼;背著簡單的行囊,追著風的腳步一直奔跑,直到風也迷失了方向,那裏就是尋夢的開始;揮著天邊的雲彩,告別徐志摩的憂傷,讓快樂的心跳在陽光下熠熠生輝;拉著三毛穿越撒哈拉的手心,在沙漠裏種上永青的那抹綠,讓無悔的青春奔騰不息;哪里歲月安好,哪里就有蝶戀枝頭,哪里就是天地為衿的夢鄉。

一路上,有細雨,有微風,有小橋,有擦肩而過的彼岸人;也許,會孤單,會害怕,會受傷;但是,那些都只是緣分讓我們相遇的朋友,細雨給予了營養,微風帶來了涼爽,小橋送走了荊棘;有他們的相伴,孤單也只是水中倒影,偶爾路過湖邊不小心留下的倩影。

停停走走,聽著歌,踏著調,憑欄望,蝶戀花的美麗在花香的氤氳裏怒放,指尖的靠近,蝴蝶的微顫,那種悸動在心間久久不散;望不到的世界,卻感受著幸福如新集團

願意就這樣在時光裏行走,忘記了時間,忘記了繁華塵世,忘記了浮雲誓言,簡簡單單地寫著日記,在花叢中穿梭,在烏篷船裏撐蒿,在月光下奔跑;願意就這樣在菩提下慈悲,放下凡俗的悲哀,放下碧輝的殿堂,放下傷人的情債,自由自在地穿越禪佛聖地,在聖潔的蓮花旁做一個虔誠的信徒,靜看雲卷雲舒,花開花謝。

若此,便可安靜的在邊陌麗江,一襲白衣在玉龍雪山下撫琴一曲,靜等候鳥旋舞肩頭;若此,便可在白水河邊上,看清泉長流,潭瀑成畫;如此,便可在萬古樓裏透徹滄桑塵世,俯瞰塵封的過往煙雲,在光陰的碉樓裏沾染古城的久遠氣息;如此,便可在滬沽湖裏尋找不一樣的過去,潔淨的湖水細數著摩梭人質樸的雅香,訴說著歲月安好。

夜色醉了迷人,酒香醉了癡人,一杯衷腸,一曲離殤,世人迷失的終究在紅塵,斬不斷的依舊是那深深情緣;多少斷腸崖,多少紅顏淚,傷了心,還要痛;如此,不如拋下煩憂,循著笛音,步入紅塵之外的寧靜,守著那一樹花開,攤開手中墨香,在古城的餘輝下輕輕呼吸;如此,便可在歲月安好的黃昏,揚起嘴角的笑意,回味蝶戀枝頭的美麗nu skin如新

夢起,飄飛的憂傷遠去,一個人旅行在幽美的桑川,那裏,如影隨形。

歲月安好,蝶戀枝頭。

Posted by: ucenico at 06:44 AM | No Comments | Add Comment
Post contains 12 words, total size 4 kb.

<< Page 1 of 1 >>
15kb generated in CPU 0.01, elapsed 0.0175 seconds.
32 queries taking 0.0106 seconds, 74 records returned.
Powered by Minx 1.1.6c-pin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