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uly 23, 2014

這種感覺就是幸福


有一種花叫"向日葵”,它堅定執著,永遠朝著太陽的方向,追逐著自己的幸福。
有一種人,就像"向日葵”,一生為實現自己的夢想,朝著自己心中的幸福,在泥濘中執著著、孤獨地奮然前行Dream beauty pro 脫毛……
記得看過一期《藝術人生》,邀於丹作客。聽到一個問題:青年、中年、暮年,你最喜歡人的哪個時段?有人選青年,因為朝氣蓬勃;也有人選暮年,說人到暮年,就好像擁有了從一條小溪慢慢慢慢彙聚成大河時的開闊與寬廣,那個時候的心情不再容易激動,那個時候的追求也再也不會激進。用一個詞來形容,就是平淡。有種超越于平靜的安寧。但于丹卻選擇中年,她說中年是離自己最遠的角色,上有老下有小,在中年那奮進的激流中,人最容易迷失自我,最容易彷徨,但卻又最真實、最本真。
相對於這三個階段,我比較傾向於暮年。前些日子總是混在老年人當中,看她們跳舞,陪她們聊天,被她們滿臉的微笑、平和的心態所感染著。其實暮年的人是幸福的,在經歷過人生的酸甜苦辣之後,他們那種回歸天性般的純真最能打動人。所以我們總是被時間刻畫在遲暮老人臉上的那刀刀深痕震撼的同時,也被他們的幸福微笑所感染。
人就是這樣,掙扎在人生的洪流中,尋找著自己的伊甸園,就像是斯芬克斯的謎語,永遠具有誘惑力,卻總讓人折服。無論如何,人總是要在這生命長河中找到自己的位置,所以"尋找”成了一個永恆的話題。我們都在迷茫什麼才是對的路。人們也都在追尋著自己的夢。雖然有時候會被在追逐路上的種種誘惑蒙蔽雙眼,誤入歧途。但總歸來說,有夢想的人才算是一個完整的人。有夢想才會有追求,才會體會到追求過程中的辛酸以及追求成功之後的那種坦然與幸福。
喜歡向日葵,喜歡它明亮的色彩,喜歡它的堅定執著,喜歡它陽光的味道,喜歡叫它為"太陽花”。我們都應學會做一個這樣的人。嘗試著去體會每一個幸福的瞬間,然後微微笑。我相信,有一種溫暖是永遠都不會變色的。陶淵明走了,可他留下了世外桃源;武則天走了,但她留下了幗國傳奇;毛主席走了,卻留下了新中國……
我們之所以一次次地盤點歲月,不是為了留下,而是為了出發。在最美的年齡,為最純的夢想,盡最大的努力。這樣,在我們暮年回首所走過的時光,會有一種溫暖的感覺充斥在心中,這種感覺--就是幸福。

這種感覺就是幸福
有一種花叫"向日葵”,它堅定執著,永遠朝著太陽的方向,追逐著自己的幸福。
有一種人,就像"向日葵”,一生為實現自己的夢想,朝著自己心中的幸福,在泥濘中執著著、孤獨地奮然前行平價酒店……
記得看過一期《藝術人生》,邀於丹作客。聽到一個問題:青年、中年、暮年,你最喜歡人的哪個時段?有人選青年,因為朝氣蓬勃;也有人選暮年,說人到暮年,就好像擁有了從一條小溪慢慢慢慢彙聚成大河時的開闊與寬廣,那個時候的心情不再容易激動,那個時候的追求也再也不會激進。用一個詞來形容,就是平淡。有種超越于平靜的安寧。但于丹卻選擇中年,她說中年是離自己最遠的角色,上有老下有小,在中年那奮進的激流中,人最容易迷失自我,最容易彷徨,但卻又最真實、最本真。
相對於這三個階段,我比較傾向於暮年。前些日子總是混在老年人當中,看她們跳舞,陪她們聊天,被她們滿臉的微笑、平和的心態所感染著。其實暮年的人是幸福的,在經歷過人生的酸甜苦辣之後,他們那種回歸天性般的純真最能打動人。所以我們總是被時間刻畫在遲暮老人臉上的那刀刀深痕震撼的同時,也被他們的幸福微笑所感染。
人就是這樣,掙扎在人生的洪流中,尋找著自己的伊甸園,就像是斯芬克斯的謎語,永遠具有誘惑力,卻總讓人折服。無論如何,人總是要在這生命長河中找到自己的位置,所以"尋找”成了一個永恆的話題。我們都在迷茫什麼才是對的路。人們也都在追尋著自己的夢。雖然有時候會被在追逐路上的種種誘惑蒙蔽雙眼,誤入歧途。但總歸來說,有夢想的人才算是一個完整的人。有夢想才會有追求,才會體會到追求過程中的辛酸以及追求成功之後的那種坦然與幸福。
喜歡向日葵,喜歡它明亮的色彩,喜歡它的堅定執著,喜歡它陽光的味道,喜歡叫它為"太陽花”。我們都應學會做一個這樣的人。嘗試著去體會每一個幸福的瞬間,然後微微笑。我相信,有一種溫暖是永遠都不會變色的。陶淵明走了,可他留下了世外桃源;武則天走了,但她留下了幗國傳奇;毛主席走了,卻留下了新中國……
我們之所以一次次地盤點歲月,不是為了留下丹麥特價機票,而是為了出發。在最美的年齡,為最純的夢想,盡最大的努力。這樣,在我們暮年回首所走過的時光,會有一種溫暖的感覺充斥在心中,這種感覺--就是幸福。

more...

Posted by: ucenico at 10:34 AM | No Comments | Add Comment
Post contains 19 words, total size 6 kb.

July 14, 2014

不知有時也是一種臻美境界


歲月的光影裡,總有一輪未知的憂傷,尚未知曉命色裡對它如何定義,但它切切實實的留存在我們的心頭,未曾遠離過。

沒有人詢問過這份殤的歸屬,時光的剪影裡難逃它的微呼,同珍王賜豪總是被善良的人兒解救,最終哀傷的還是善良的自己。上天早就規劃好了所有的人生格局,早等待每個青春劇碼的上映,此刻我們唯有配合著身上絲線的拉扯,方能減少這預設的桎梏給予我們的痛。難道認命是我們唯一的選擇嗎?為什麼沒有第二次的機會給我們重塑人生?

望斷漫漫過往曾經,幾多歡笑幾多愁。拼命地尋訪,拼命地強顏歡笑,拼命地披上虛偽的面具,都只在逃離現實的緊逼而已。可心真的舒暢了嗎?相反裹上了蠟制的殼衣,窒息了我們原本的夢,回憶中剩的也只是那抹未知的淺痛。

不得不承認我們是渺小的,於宇宙命運的操縱者,我們竟改變不了一絲一毫。忍住心的皸裂之痛,含住苦難的雙翼,無力徒勞著掙扎,眼角下墜的汁液,記錄著此刻所有的悲憤,這苦這鹹,皆朦朧了我們渴望的雙眸,以及那憔悴的臉。

時間真的敵得過流年嗎?流光易景間,我們還是曾經設定的那個角色嗎?翩躚飛逝,如初冬的微雪般,已然星星點點的遍佈心間,那抹未知的傷,撥亂了思緒,王賜豪主席浸潤了亦未知曉的感覺。故心開始懷疑,行為開始匆匆,那筆筆清落的往昔一幕幕踏上人生的螢屏,懷念,哀傷,後悔,遺憾,終時間還是敗下陣來,那滴滴點點的力量便是流年帶來的淺痛,貌美卻心黑。

縱時光荏苒,我們拼命在奔跑,也逃不過命。命中註定有那樣一抹淺傷,有那樣一抹感懷是刻骨銘心的,它豐富著前路的苦澀,點綴著幸福的唯美,同珍王賜豪讓我們泛黃的記憶更富韻致,讓青春的滋味更加醇香,這是青春的痛,這是命的垂憐,謝謝這痛,謝謝這泛黃的懷傷。

世界於未知中,我們於未知中,誰又知曉何為那淺痛的真名,王賜豪主席又有何人瞭解它匆匆的來源?不知有時也是一種臻美境界。
 

Posted by: ucenico at 07:07 AM | No Comments | Add Comment
Post contains 8 words, total size 3 kb.

July 07, 2014

這樣的要求很奢侈麼?


人總是這樣麼?悲傷的時候總是多於快樂的時候。
人總是這樣麼?痛苦的時候總是多於高興的時候。

我,一個人。辦公室傢俬怎麼會和別人有這麼大的不同?我總感覺別人很幸福,自己很不幸。曾經我還比較積極,我認為只要還有一雙眼睛陪我哭泣,就值得我為命運受苦。可是命運給我的是什麼,是無盡的悲痛與折磨。或許吧,是我太消極了。
每一天,幾乎每一天,我和奶奶都要吵。我真的不想說話,說得越多,就越想吵。統一派位為什麼越親密的人越是難以接近。我不喜歡和家人說話,他們總以為我還是那個不懂事的孩子,總以為我什麼都可以。那些年,我真的不想再提。那些歲月,我真的覺得我很強悍。
他們總說,人懷念過去,郵輪旅遊是因為覺得現在過得不好。我現在17,可讓我回想過去,我真的想不起什麼。我真的擁有像他們一樣快樂的童年麼?他們在爭吵的時候有沒有想過我的感受。一個孩子從小這樣長大,他們覺得這是應該的麼?對我公平麼?仍在延續,他們究竟什麼時候才會停,一家人什麼時候可以向別人一樣安安靜靜地坐下來吃飯。香港如新集團這樣的要求很奢侈麼?
我懷念過去,但不想回到過去。無比痛苦....

Posted by: ucenico at 03:39 AM | No Comments | Add Comment
Post contains 7 words, total size 2 kb.

<< Page 1 of 1 >>
20kb generated in CPU 0.01, elapsed 0.0132 seconds.
32 queries taking 0.0056 seconds, 76 records returned.
Powered by Minx 1.1.6c-pin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