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eptember 29, 2014

只是我南柯一夢


雨,還是那雨;湖,還是那湖;船,還是那船;可是船上的人,已經不是許仙。我不知道,你到底是不是我2500年前放生的白蛇……今生,我已經不再叫許仙,你會認識我嗎……麻將,同珍王賜豪還是那付麻將;打麻將的人,還是那幾個人;鈔票,還是那些鈔票;可是,鈔票的主人,已經不再是那些主人。親愛的,鈔票,因為這一局,我已經不再是你的主人;下次,你看見我還會認識我嗎,會投入我的懷抱嗎……位,還是那位,坐位的人,已經不再是那個人;可是,臉還是那副見了上級領導如同見了睡他媽的爹,見了下級如同是強姦了她女,搞了他婆娘的不同戴天仇人一樣,永遠難擠一點笑容的臉。

以為,改了頭就會改了臉,換了領導就換了天,事實,布吉只是我南柯一夢。

我夢了就笑,笑了就醒,醒了就哭,原來領導關心群眾的,除了在電視裡,就只會是夢一場。

脆弱的靈魂,脫離不了現實的殘酷,殘酷的現實,讓盡存的那一點自尊,不知道冰存在心低有多深。面對你賤賤的笑,並不知道哪裡做錯了。現實的生活,讓我越來越難把握,你們的表揚和關心。不知道究經是你的醜惡積錠,構成了你們表面的廉政,還是政界的驚悚,讓你們步步為營,嬗變你的道貌為盜淫……你的嬗變,也讓我越來越難把握,到底是把我辛苦的血汗錢為了我的穩定拱手送給你,還是在平凡的崗位,幹出不平凡的成績,等你們來點石成金。

拱手送你們我的救命錢,我確實不忍。上環儲物等你們點石成金嘛,已經耗盡了我不再的青春。哎呀,看來還有只有隨大流,不好不壞,不快不慢,不卑不吭,無聲無息的耗掉自己的青春,來陪伴你們飛流到遠安逸,還是飛落下馬的狼狽,到最後無位的落魄。不過,這一切,已經和我無關,就像每次你們拉大旗,辦虎皮,想做什麼就是很大領導的意思,我們也不可能去對正。每次開會你5點到,通知我們2點到,讓我就每次都不得不借助那句愛情許願來等待你們的出現。可是,書上說你許願到一千遍,那些人模狗樣,表面的道貌岸然,其實滿肚子的男盜女娼,不為群眾謀福利,把公家財產,變成自己兒孫下蛋的雞,領著國家的錢,沒事就研究怎樣給職工下套的人就會出現。

麵粉變油條,我們都來做油條。有關係的不怕,我們沒關心也不怕榨。因為,已經是油條了,王賜豪管你媽怎麼榨,也沒有油幾滴……

Posted by: ucenico at 08:46 AM | No Comments | Add Comment
Post contains 7 words, total size 3 kb.

September 23, 2014

那遺落在清風裡的一抹情思繾綣?


又是一年秋月圓,夜闌,風輕,人靜。

清涼的秋夜,採擷幾片碧綠的薄荷,入茶,看葉子在清澈的水杯裡悄然舒展,嫋嫋馨香,康泰領隊透著縷縷清涼,一股沁人心脾的舒爽直抵心扉,令人遐想。

總喜歡在夜深人靜的時候,一個人,靜靜地梳理著自己淩亂的思緒,翻閱著如水的過往。那些清淺的時光,那些彌漫的花香,一抹柔情,幾許相思,將自己放逐在紅塵之外。執筆,花開,落墨,成殤。

凝望窗外,閑花淡淡,清涼而嫵媚,寂靜而安然。守著心裡的那份安寧,淡然的行走在文字中,尋覓著你朦朧的身影,默默地解讀著花的心語,細心典藏著你繾綣深情的笑意,枕著你的名字,浪漫而甜蜜,溫馨而愜意!一卷舊詞,隨手翻閱起,念及:"山有木兮木有枝,心悅君兮君不知”。心,仿佛在穿越,淺擱在隔世隔空的溫柔鄉里。

欲將相思寄明月,心思更與何人說?

或許此生註定,一些事,某個人,總會隱匿在你心底,無法忘記,總會在你不經意間,突然想起,溫暖著那些過往,繽紛著那些記憶,從未曾遠離。一抹牽念,無需修剪,總是你心底裡最繁茂的溫暖。

一些思念,見或不見,隔著時光的距離,總是隔岸最明媚的燈盞。無論你隱藏的多麼好,那些無謂的掙扎,都是徒勞,你越是極力地去擺脫,卻也怎麼也逃不掉。如新集團站在淺秋的晚風裡,輕嗅著秋的味道。

今夜,請許我,盛放成一朵花,灼灼其華,只為你,哪怕是開到荼蘼,我也情願,拼盡一生的力氣,綻放我的美麗。不需要去驚擾你,只想就這樣安靜的默默念著你,愛你在心裡,將你住到我的文字裡。沒有憂傷,沒有哀怨,只要有你在的每一天,都是時光賜予我最明媚的安暖。

一些思念,那麼近,又那麼遠,如飄落在風中的那縷縷暗香,你可以聞得見,你卻永遠也觸不到!正如靈魂的邂逅,總能喚起兩顆心共鳴。今夜,不知你能否讀懂我如蓮的心事?我知道,你即使沉默不語,我依然能讀懂你,隱藏在時光深處的那些情意,淺相遇,深典藏。我讀懂了你脈脈的深情,正如你,也讀懂了我臨水照花的心境,和為你織就的一簾幽夢!

悄悄地躲在無人的角落裡,小庭靜幽,總有一片詩意的蔥蘢,蔓延在生命的渡口,總有一些蒼翠,繁茂了那些守候,美麗了那些曾經。塵世裡那些癡纏,隨著光陰在流轉。

你說,我是你今生永遠也讀不完的婉約詞,你是聞著我的暗香才覓到了我,我是你今生最美的風景。你願意駐足在我的這裡,在文字裡尋覓我的影蹤。我知道,我不是最絢麗的那一朵,而你說,縱有百媚千紅,你心中,我最重!我才是你獨愛的那一種!

將這份純美的情懷悄悄藏進一朵花裡,指尖撚落的花香,可曾氤氳了你的夢境?芬芳了你的笑容?那些遺落的點滴,漲滿荷塘岸邊,盈盈一水間,如蓮的女子,輕撚心香一瓣,如新集團繞指的柔情在一彎月色裡流淌婉轉,醉成一剪芳菲的流年!

素手撫琴,為你彈一曲雲水歌謠;低眉吟唱,為你詠一首人生只若初見的美好!望眼欲穿,千年的守候,只為這一瞬間!時光深處,你一襲白衫翩然,我打開塵封已久的心門,等待那個紅塵中為我擺渡的歸人。

是否,我一直沉浸在一個人的世界裡,而忽略了遠在天涯的那份情誼?我知道,一些感情,一旦投入,就會身陷囹圄。我怕愛得太過用力,囚禁了當初那種自由自在的心情,反而連累了你!又怕愛的太輕,我的柔情你不懂,如此糾結,如此癡纏,臨屏而坐,提筆無語。一字成闕,不知情字怎寫?

除卻天邊月,此情無人解!

一場邂逅實屬不易,一份真情更難得!你我匆匆皆過客,何必苦折磨?這一程山水的相伴,不為索取,不為收穫,只要有你在身邊,就是最大的幸福和快樂!

每一份感情,並非卑微,只因相遇太美,愛得太真!那些虔誠,那些靈犀,佈滿在花開的幽徑裡,所有的一切你都無法抗拒。那些牽絆,那些因愛而生的憂鬱,盤根錯節,剪不斷理還亂。無論你見或不見,愛一直在那裡,不來不去;無論你來或不來,情依然在那裡,不離不棄。

那些花兒一樣築夢的流年,即使隔著悠悠紅塵的距離,總能將心靈深處的一絲薄涼溫暖,厚重而殷實,蔥郁而飽滿。任滄海桑田,時光流轉,那份初見的美好,都會生命的棧道裡兀自妖嬈。

或許有一天,歲月會老去,而那些曾經芳香滿徑的記憶,以及那些溫潤了流年的美麗,都會凝結在時光裡,熠熠生輝,化作瓣瓣花雨的詩意。當指尖滑落的詩篇,暗香盈盈,那必定是你的身影,又穿行在我的文字中。山長水遠的深情,以淚洗面的感動,心靈的撫慰,無論哪一種姿勢,都是擲地有聲,直抵心扉。

或許,愛一個人,無需朝朝暮暮,也不求曾經擁有,香港如新就這樣安安靜靜,執著著一份癡念,固守著一份永恆,與心靈深處,擁抱天長地久。

生命中,總有一些人來來去去,很多時候不會留下痕跡,可總有那麼一個人,會在你荒蕪的靈魂裡生根,任你如何用力,都無法從生命抹去。有些愛註定是無奈,有些情,註定是無言的結局,可那又有什麼關係?

愛到最後,牽手不是唯一,當波濤洶湧的激情褪去,最後總會歸於一湖靜水的安寧。愛是付出,愛是感動,愛到最後是內心的富足與豐盈。愛讓一顆漂泊的心有了歸宿,即使不言不語,兩顆心就這樣遙遙相望,何嘗不是一種山河曠達的旖旎?

站在秋夜的晚風裡,夜闌珊,情悠遠。風兒輕輕拂過我的眉彎,落入你的眼簾,不知你可曾聽見,那穿越一簾月色的輕聲呼喚?你可曾撿拾起,那遺落在清風裡的一抹情思繾綣?

Posted by: ucenico at 07:37 AM | No Comments | Add Comment
Post contains 24 words, total size 8 kb.

September 18, 2014

只能說,祝你幸福


尋夢?撐一支長篙,

向青草更青處漫溯;

滿載一船星輝,

在星輝斑斕裡放歌。

——題記

長亭外,古道邊,芳草碧連天,送君千里終有一別……

八月的天,灰色的天,hair transplant是誰在輕聲吟唱那首送別呀,楓葉隨風翩翩起舞,落在別離人的肩上。

太多的傷難訴衷腸,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,人各有志,我不能自私的要求你留在我身邊,我想和你坐在菩提樹下輕輕靠在你肩上,依偎你懷裡,然後說著我們的未來。

曾經一生一世的誓言,如今卻覺得:滿紙荒唐言,一把辛酸淚。往事如煙,說給我的一切,Cellmax 科妍美肌再生中心說的話不會在實現,不過是敷衍。

我知道,曾經我們約好的未來和甜蜜,你早已丟棄而我還在這裡,

年輕的我早已不是愛情的虔誠信徒,反而厭倦害怕觸碰到愛情。

相識相戀分手,時光漏斗中不停流逝的沙,我卻不能喊等一等。

或許,初見的那一天就是錯誤,我動心了,我動情了。失敗的愛情,錯了,輸了,如今,Cellmax 科妍美肌再生中心只能說,祝你幸福。

沒有我的日子你要好好照顧自己,別再喝醉了,天涼了要增衣,不要逞強,晚上要注意充手機電,經常打個電話給父母,感冒了要吃藥,不要挑食……

以後,你會站在誰的身旁?以後,誰牽你衣袖?以後,你陪誰逛街?

風吹沙,蝶戀花,古道旁,花前月下暫相逢,如今灰飛煙滅。

轉身拭淚,贈你一強顏歡笑,同珍王賜豪道一聲:朋友,珍重!

Posted by: ucenico at 07:40 AM | No Comments | Add Comment
Post contains 21 words, total size 3 kb.

<< Page 1 of 1 >>
22kb generated in CPU 0.01, elapsed 0.0155 seconds.
32 queries taking 0.0072 seconds, 73 records returned.
Powered by Minx 1.1.6c-pin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