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uly 03, 2013

原來你曾愛過我




我試圖接近你,我以為漸漸那是愛上了你。經歷了那五年的心酸甜蜜我以為我瞭解了愛情。你的拒絕讓我感到不安,你隱著的哭泣讓我聽見,我微眯雙眼的以為那是傷敏感性鼻炎感。

漸漸你走進了我的世界,那裏並不是很遼闊。我的世界裏曾經只住下過一個人,這裏是她的家。我牽過你的手,吻過你零下的冰唇,哼唱過酒吧中流行的樂章。那些日子我想我是快樂的,每天都是無憂的與你酒醉。沒有約定,不談誓言,沒有海誓山盟,不談地老天荒。你從不會問我是否愛你,不會提及亞洲知識管理學院我們算不算一起。我們不要去想明天以後。

或許這就是受過傷人的習慣吧,警惕總是有的。你並不相信我會真的愛你,我卻以為我已經深愛了你。愛情總是讓人捉摸不透,撲朔迷離的仿佛明天就會丟掉了Cheap Chairs

我揭開你的面紗,原來你是那樣的妖姬,純真一切卻未有滄桑的瞳眸讓我感到悲戀。這樣的日子讓我感到溫馨不再勞累,直到有一天我們掙脫了夜色的黑寂。再次沐浴於朝陽之下,我恐慌了,這一切是那般的刺眼,我害怕光線太過於耀眼剝奪了有你的權利,我逃避,我不敢面對,我不知道是否那叫做愛你。

我再一次習慣的路過酒吧,那裏熟悉的背影讓我驚魂,是她。心會不停的跳動,有些緊張,擦身而過卻鼓不足勇氣打聲招呼。她看到我,那眼神是那麼熟悉,深吸我五年的光陰。你叫我,我癡迷未應,你生氣,我呆在原地。她變得妖嬈,眼線濃郁,粉底遮蔭。

愛情是一種讓人沉迷,緊張的幸福。她找過我,我竟然有所猶豫,忘記了遍體鱗傷的軌跡。我以為你不愛我,我以為你是與我一樣的感受只是欲求新歡忘記。那時起我們變得疏遠,變得遙不可及。我如今無法言語當時你哭泣時的樣子。

幾年過去了,那時我並沒有和她在一起,從你離去的轉身起我就忘記。最後一夜的酒吧你我爛醉的可以,刀鋒刺來時你不猶豫的站起。那時的血跡我想我永遠也不會忘記,染紅了大地,盛開了無數的血色妖花,我淡然,眼中流下的是淚花。

如今我又一次坐在那酒吧中的秋千上,香煙紅酒圍繞,嘿嘿,不知道你過的還好麼?那次的錯過誰知會是永遠呢,在那裏的天堂是否絕跡?你尋找到了麼?

我微眯雙眼,此時又一次感到身心疲憊,威士卡串通神經的感受讓我沉迷。沉迷的是回憶,是你妖姬身姿舞動的曾經。淡淡的體香從身邊飄走,再也讓我聞不到,那種誘惑讓人銷魂,勝似普羅旺斯花海上的芬芳。我何曾知道,原來你是那般的愛我,比我愛你更加的愛我。或許這就是緣分吧,你說你喜歡的櫻花如今已是散落。謝謝你曾愛過我,只是我永遠也不會知道。

Posted by: ucenico at 04:42 AM | No Comments | Add Comment
Post contains 11 words, total size 4 kb.

Comments are disabled. Post is locked.
11kb generated in CPU 0.02, elapsed 0.0313 seconds.
33 queries taking 0.0226 seconds, 79 records returned.
Powered by Minx 1.1.6c-pin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