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eptember 29, 2014

只是我南柯一夢


雨,還是那雨;湖,還是那湖;船,還是那船;可是船上的人,已經不是許仙。我不知道,你到底是不是我2500年前放生的白蛇……今生,我已經不再叫許仙,你會認識我嗎……麻將,同珍王賜豪還是那付麻將;打麻將的人,還是那幾個人;鈔票,還是那些鈔票;可是,鈔票的主人,已經不再是那些主人。親愛的,鈔票,因為這一局,我已經不再是你的主人;下次,你看見我還會認識我嗎,會投入我的懷抱嗎……位,還是那位,坐位的人,已經不再是那個人;可是,臉還是那副見了上級領導如同見了睡他媽的爹,見了下級如同是強姦了她女,搞了他婆娘的不同戴天仇人一樣,永遠難擠一點笑容的臉。

以為,改了頭就會改了臉,換了領導就換了天,事實,布吉只是我南柯一夢。

我夢了就笑,笑了就醒,醒了就哭,原來領導關心群眾的,除了在電視裡,就只會是夢一場。

脆弱的靈魂,脫離不了現實的殘酷,殘酷的現實,讓盡存的那一點自尊,不知道冰存在心低有多深。面對你賤賤的笑,並不知道哪裡做錯了。現實的生活,讓我越來越難把握,你們的表揚和關心。不知道究經是你的醜惡積錠,構成了你們表面的廉政,還是政界的驚悚,讓你們步步為營,嬗變你的道貌為盜淫……你的嬗變,也讓我越來越難把握,到底是把我辛苦的血汗錢為了我的穩定拱手送給你,還是在平凡的崗位,幹出不平凡的成績,等你們來點石成金。

拱手送你們我的救命錢,我確實不忍。上環儲物等你們點石成金嘛,已經耗盡了我不再的青春。哎呀,看來還有只有隨大流,不好不壞,不快不慢,不卑不吭,無聲無息的耗掉自己的青春,來陪伴你們飛流到遠安逸,還是飛落下馬的狼狽,到最後無位的落魄。不過,這一切,已經和我無關,就像每次你們拉大旗,辦虎皮,想做什麼就是很大領導的意思,我們也不可能去對正。每次開會你5點到,通知我們2點到,讓我就每次都不得不借助那句愛情許願來等待你們的出現。可是,書上說你許願到一千遍,那些人模狗樣,表面的道貌岸然,其實滿肚子的男盜女娼,不為群眾謀福利,把公家財產,變成自己兒孫下蛋的雞,領著國家的錢,沒事就研究怎樣給職工下套的人就會出現。

麵粉變油條,我們都來做油條。有關係的不怕,我們沒關心也不怕榨。因為,已經是油條了,王賜豪管你媽怎麼榨,也沒有油幾滴……

Posted by: ucenico at 08:46 AM | No Comments | Add Comment
Post contains 7 words, total size 3 kb.

Comments are disabled.
11kb generated in CPU 0.02, elapsed 0.0195 seconds.
33 queries taking 0.0056 seconds, 74 records returned.
Powered by Minx 1.1.6c-pin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