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ovember 12, 2015

迷離的色彩褪去更加斑駁顯得滄桑

懷揣著緊張和激動,那個清晨,而邊的風呼呼刮著,摩托車的馬達發出哼哼的震撼聲,相逢的冬季的早晨,跳動的心瀾,蕩起回潮。看著你,天使的翅膀,折翼而飛,噗哧一聲,跌落下來。我的心,已經枯涸,幹濕的風,掠過我的兩鬢,吹落了幾縷纖細的華髮,使我稀疏的鬢角和前額的頭髮,

相對而坐,飯吃完後,我們的隻言片語,絮絮碎語,娓娓道來。商場裏,琳琅滿目的商品,在傾聽我們的談話,那個時候,話語是一條項鏈,迸出的字,珠連成語,溫暖了我們的心房。

約會的場面,怨聲載道,冷漠的我,冷落了你。事後的挽回,已不是荷塘月色,那是狂風暴雨,你決堤的心閘,咆哮著洩氣,垮塌了我的堤壩。你抖落的字眼,慘澹了我的世界,迷離的地平線,我置身黑白,晴空的星辰,是散落的淚,閃爍著步步悲催。你的再見,堅定如鐵,任憑我千言萬語,變成自言自語,你竟無語凝噎。山無棱,夏雨雪,我的希望,變得失望。

晝不興,夜不寐,寤寐思服,陰陰思念。思念,在我的心中,銘刻著你的名字。為你寫詩,琴瑟友之,鐘鼓樂之,不得之。每每念及你,心中翻雲覆雨,排山倒海,絞亂心思,陣陣心痛,如熱鍋螞蟻的螞蟻,焦灼地煎熬,亂了陣腳,走不出這無邊無際的情網,只是你,輕易就把我困在網中央。我越陷越深越迷茫,你置之不理,愛理不踩,不屑一顧,讓我獨自惆悵。

曾經校友,五年未見,三次見面,分手。我太不值。你的雙手,甩開我的挽留。我不要,一直到,情同陌路,變成我自找苦吃,於是,翻開舊帳,你欠我的太多,只是我在做無理取鬧。我和你的曾經,只不過是彌天大慌的玩笑,愛情,只不過是未變老,就葬送在初始的萌芽狀態,還是要消失殆盡在開的玩笑裏。我只能沉浸在電話中的對白,溫習著你給我的傷害,曝曬在一旁的寂寞,折磨著我的心情。而我與你,只是我大錯特錯,去選擇你,到最後,我終於明白,愛的警告。

我的用情極深,變成的只是一道道傷痕。堆積的一層層,我踩著淚濕的痕跡,一路得跟,淚語紛紛,而你卻揮劍轉身,難過的不是你的刀刃,而是你轉瞬而來的恨。

如今,江城的月光照進這扇窗,我才終於明白,我不愛她了。原來,真的是沒有什麼可以放不下的。請告訴她,我不愛她了,我的心早已掏空,我的心真的已經徹底放棄了她。現在,每當再想起她,我已經沒有絲毫的痛苦了。每每再想起你,我之前的痛苦的感覺真的已經蕩然無存了。我慶倖,我歡喜。

我好不容易從你的痛苦裏解脫出來,我好開心啊。

Posted by: ucenico at 08:34 AM | No Comments | Add Comment
Post contains 9 words, total size 3 kb.




What colour is a green orange?




13kb generated in CPU 0.01, elapsed 0.0111 seconds.
35 queries taking 0.0063 seconds, 76 records returned.
Powered by Minx 1.1.6c-pink.